松山浔

hallo你们好呀!我的名字是松山浔☆ ——当然叫我浅子也可以!这里是闲鱼文/画手!现在还在努力中(。要是有喜欢我滴朋友真的万分感激了(((bukeneng

maziyama jin

没写完,没那个情绪写了,现在我是可爱沙雕


没有什么公平不公平的,这个世界就是这样,能活着就是令普通人为之欢呼的奇迹了。

对于另一些人呢?活着不如死去。可是死了之后你又能做到什么呢?还不是成为你上辈子最痛恨的人类?噢,也许你会变成你喜欢的小白兔,也或者是令你呕吐的蛆虫。

不过那又怎么样呢?你还是忘记了你上辈子的风风火火的一切,还有是如何如何大义凛然地找好了一条轰轰烈烈死去的道路。你身为一只无助的被比你更高等的动物操控的小白兔,也许也是一小节白色的蠕动着的肉条,结合后,亲自产出曾经令你作呕的下一代。

所以对另一部分人来说,无论是活着还是死掉,这个世界都是这样的,乏味,麻木,而空气中总是弥漫着曼陀罗的香(只不过因为你接受了这一切所以闻不见这绝妙的芳香罢了),麻痹着你的视线,思想以及躯体。那不如活得像个“看起来完美的人”,如行尸走肉般过完这一生。

那就是意味着你失去了自己的心了,不对吗?

所以又按照上一段所提的一部分的人来讲,与其假装着快乐活泼天真可爱,不如想想怎么摧毁这个美妙世界。

都是假的,其实按照我的话来说,人类根本就是不存在的。

人类只是其他比我们更高等的生物创造或复原的一类群体,将早已落后不知几百光年的他们的文明重建,让他们    得以探索我们这些“尚未进化好的猿猴”,同时也会兴致勃勃地对我们肮脏的妥协评头论足。你说,难道不对吗?丑恶的人类们在这个世界上一天天尔虞我诈,而天真的孩子们从小被灌输着属于不知道哪个地方的思想观念。就这样,人类“复制”着人类,一年一年,一代一代,全都是按照着不知道是谁定下的规矩活着。

早已变成不知道是谁的复制品的大人会指责与他们莫名其妙的世界观背道而驰的人为“犯人”。“犯人”们杀了许多“无辜”的人,这在大多数人们的眼里,脑海里,潜意识下就是“无法被原谅的,不可理喻的”。


未完成.没有情绪.

其中有一段空格,空格前为2018.9.15即兴创作

今天是偶尔想起来补了一点.

不想写.比较抗拒.文笔还是不成熟.谢谢您的观看.

能给出意见果然是更好的了^

其实我也不知道tag打的对不对.sorry.


【言金】短打。

言金短打ooc 886嘞您。
雷区莫得 让我篡改一下剧情sese辽。
是十分钟产物(? 好久不关注言金了如果有不对的地方还请稍微在评论提一下ww

深夜产物好恐怖噢

“绮礼。”
英雄王慢慢地从楼上走下来,虽然脚步很轻,可房子里还是稍微有一些回音。绮礼正在小憩,听见这声呼唤与微弱的回音后立马睁开了双眼回应。
“是,英雄王。”
吉尔伽美什朝着他扬起嘴角,明知故问道:“在做什么呢?”
绮礼回:“.......稍微有些累了。”

“明明昨天才好好的杀掉了时臣那个家伙,现在可不准说出打退堂鼓的话啊,绮礼。”
“......”言峰绮礼挺直了腰,双眼紧盯着吉尔伽美什洩露出诱惑的暗红双眸,回答,“并没有。”

稍微......想去触碰一下。如果做不到,稍微沦陷一下也不应该是天方夜谭。

“吉尔伽美什。”绮礼轻轻地念着这个名字。
“怎么了?直呼本王的名字,稍微有些对本王不敬啊,绮礼。”
“......不,那怎么敢,英雄王。”绮礼朝着楼梯下的吉尔伽美什走去,“只是有个小小的请求。”
吉尔伽美什也毫不避讳的凑近他的脸,红色的明眸凝视着他,示意他说下去。

“......”绮礼下意识握紧了拳头,随后不紧不慢地提出了要求,“我很喜欢...您的眼睛。我想以后跟您进行对话时,都请您注视着我。”
吉尔伽美什仰起头笑了起来。
“原来只是如此啊,绮礼?”他双手围住绮礼的脖颈,“嘛..不过对于你来说还真的是朝愉悦的方向又稍微前进了一些喔?”

“不过...王准许。”
说罢,吉尔伽美什如蜻蜓点水般在言峰绮礼的唇上留下一吻。

【end。】

请同好关注一下1551

回旋婉转:

预售淘宝地址走这里:链接

《Sangue》的试阅走这里:链接

微博转发抽奖送本子走这里:链接

喜欢的小伙伴可以支持一下~

这是sangue的预售,预售时间是2018年8月15日开始,有多少人想买就印多少好了。精装。

另,lofter转发之中也抽奖送一本。

是这样的打扰了!!bika出现了明了滴粮呢!!!如果占tag抱歉了!

发个政治课沙雕摸鱼(?)放完就跑,爽
把buri酱画得像个姑娘还真是对不起💦💦💦
注意一下傻蛋只有一小块的出境_(:з」∠)_

他的花与他的花。

cp:魔王组,黑白组,envilico,Froze x Yosafire.(cp名不知道是什么....。)
请注意。学院pa。时间线有调换。
本章黑白组成分极少。envilico与Froze x Yosafire不出现,暂且不打tag。
不打角色单人tag。
ooc食用注意((....))

(1)
Ivlis很喜欢向日葵,这是众所周知的。
不...不如说是喜欢,而是将某种情感全倾注在其身上。

所以Satanick就很不开心了。
因为他由此知道Ivlis喜欢Siralos。——不,他觉得整个学校的人都知道!
所以因为嫉妒,他与Siralos成为了炮()友。

Ivlis据说那天晚上在学校花园里对着一株向日葵哭得发虚。
连Kcalb都看不下去了,当他正准备找来Satanick和Ivlis进行一次魔(批)王(评)间(改)的(造)密(教)谈(育)时,Etihw却硬生生拉着他不给去。

“大叔,人家会调情,你最好就不要插手了哦~?”
Kcalb:为什么要笑成这样(流汗)


但是Satanick这方觉得自己和Ivlis进展太慢了,到现在为止他还没有牵过Ivlis的小手呢!!!
正当他烦恼不已的时候,他的好朋友(?)学生会长Reciful却主动到他的教室来找他。
——说是来解除恋爱烦恼的呢。
于是Satanick难得竖起耳朵认真地听她讲话。
Reciful满意地点点头,凑到他耳边说:


“你每次见到Ivlis就打他。”
“傻子才会看上你?”
“拉倒吧。”

说,说的也是呢。

然后这位伟大的魔王像是被雷劈了一样,面色煞白。
但是他佯装轻松地却开始吹起了口哨。

Reciful:以后绝对不会再管他了。

                                             (TBC)

呜呜呜呜呜我不知道有没有ooc.....第一次尝试写海囚同人(x)谢谢您的阅读!后续双休大概会...。就算写的很垃圾我也会写完的【豹哭】